池鱼

这里猫爷,不吃信白

因为高考,填坑随缘

lof万年弧人党,致歉

一个梦


教室的多媒体放映着新闻,新闻画面有些模糊不清,主持人报道着丧尸病毒扩散的消息,我下意识觉得这个新闻是很久之前的,而且很糟糕的是,我听不见除了多媒体的任何声音 。

窗户外面是橘红色的天空,有些朦胧的太阳,分辨不出来是什么时间。

比较奇怪的是,我周围的同学都眼神空洞的盯着多媒体,一动不动,我试着从座位上站起来,然而并没有人注意到我,习惯性的拽着校牌就出了教室。

陌生又熟悉的建筑出现在眼前,似乎是我的学校,似乎又不是,它更像是我记忆里一些东西组成的产物。

经常走的楼梯口消失不见,只剩走廊尽头的还有个出口,我居高临下的数了数,发现教室的楼层在7楼。

走廊上姿势各异的站着一些感染病毒的同学,静静的一动不动,而对于我的出现,他们也没有任何反应。

没有惊恐 ,我只是微微惊讶,小心翼翼的避开他们,径直去向尽头的楼道。

楼梯上倒是非常安静,一个人也没有,我靠着墙走着,然而接下来楼梯拐角处的角落立着一个贞子模样的人,准确的来说应该是鬼。

很难得的,这时我非常镇定,只是屏住呼吸快速离开,而那只鬼没有任何动静。

我以为一切已经过去了,但该死的是,每一层拐角处那只鬼都在。

我感觉我走了很久,这个楼梯仿佛没有尽头,而且没有连接任何走廊,除了我在所在教室的走廊,然后楼梯四周处于封闭状态。

停下来思考了一会儿,我开始往回走,那只鬼仍旧在,我有些无奈,习惯了它的存在。

往上走了没多久,旁边的墙壁出现了一个厕所,我有些诧异,开始怀疑自己刚刚是不是错过了,下意识的我走了进去。

橘红色的厕灯看起来有些瘆人,然而更瘆人的是,每一个蹲坑全是那只楼道的鬼,那些鬼没有任何动作的站在蹲坑上。

我终于忍不住骂了几句,快步走向厕所尽头,厕所尽头有一道白光,直觉告诉我出口在那。

直觉确实没错,终于,我走出了教学楼,本来安静的四周喧闹起来,铁丝网那边是感染病毒的学生,学校的安保人员拿着警棍吆喝着,我听不清说的什么,不过谁也没有注意到我,我也不想被人注意到,于是快步走向校门。

我刚要出去时被突然被门卫大叔拦住,我被吓了一跳,还好,他只是检查我的校牌就放我出去了,然后什么也没有说,出来时我忍不住松了一口气。

刚出来学校,天空突然暗淡下来变成了黑夜,淅淅沥沥的下着雨,明明不是特别大的雨,偏偏脚下积水到了脚踝,水的颜色是不正常的血红色。

路上一个路人也没有,偶尔跑过几辆汽车,明明爆发了病毒,一个感染者也看不见有些奇怪,但我没心思去担心那些,低头往家里赶去。

对的方向却看不见熟悉的建筑,面前陌生的建筑轰然倒塌,变成一堆废墟,浓墨一样的天空向我压来,四周突然全是浓雾,我什么也看不见。

脚下的大地开始摇晃,我不得不蹲下来缓解这种失衡感,接着我掉入一片虚空。

捞一下……

白然老病号:

ooc避雷,有bug(各种bug)
1.原文猫爷的http://liubangdexiaojiaoqi832.lofter.com/post/1f06ea4b_1183adc1,图中阅读不畅,看了原文就明白了(°ー°〃)(抱着画完的心态,途中发现看的时候觉得短,画起来要死人,于是强行改,真是gjfbkh的不要脸| ᐕ))
2.简介:就是之前突然糟到袭击卡米尔昏迷过去,其中敌人实际已被雷狮等人歼灭,但是雷狮偏要演这么一出(´-ι_-`)
3.啊雷狮是怎么做到把眼白弄成黑色的,问帕洛斯呀
4.因为画完的时候已经凌晨四点了,所以后面两P脑壳子当机,颜色突变。
5.没人看还bb这么多(-ι_- )
意念艾特猫猫

凹凸世界|雷卡

伪丧尸|拐杖糖

雷狮|卡米尔

卡米尔醒来时发现自己不是在破碎的机器中,而是温暖的房间里,佩利进来就看见了一脸茫然的卡米尔。
“我们,还活着?”卡米尔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。
“那当然。”佩利有些开心的回答。
“大哥呢?”卡米尔揉揉有些泛疼的头,问道。
“老大他………”
卡米尔抬眼看去,佩利表情有些奇怪,支支吾吾的。
“大哥他怎么了?”卡米尔表情冷了下来。
“老大他……他……”佩利有些结巴,“喂喂!?佩利,卡米尔醒了吗?”帕洛斯的声音传来,佩利松了口气,回头看向帕洛斯“醒了。”
卡米尔盯着帕洛斯,“大哥呢?”帕洛斯看见佩利的样子,心里大概猜到了,也不隐瞒,难得老实的回答“老大很安全,不过……”
阴暗潮湿的地下室,雷狮现在在潮湿的地面趴着,卡米尔转身揪着帕洛斯的衣领低吼道“大哥这是怎么回事?!”帕洛斯把人一把推开“冷静好吗?别冲我发怒。”卡米尔转头看向佩利,希望佩利能给个解释,佩利有些尴尬的摸摸鼻子,表示并不知道,帕洛斯勾了勾嘴角“你知道那天我们驾驶的飞船被袭击了吧?”卡米尔走上前隔着铁丝看着昏睡的雷狮,一时间陷入沉思,但是没多久,被帕洛斯打断了。“我只是给他打了些镇静剂,你放心吧,最起码我现在还不会让他死。”帕洛斯俯在卡米尔耳边说着,“你想怎么样?”卡米尔没心情听他说这些,“那天我们遭到不明物体的袭击你是知道的对吧?想要雷狮活下去,你就得乖乖听我的,卡米尔。”帕洛斯笑着,“帕洛斯,你!”佩利猛的给帕洛斯一击,帕洛斯躲开后将佩利踢到一旁“闭嘴,你个头脑简单的家伙。”卡米尔只是静静地看着,现在他使用不了自己的力量,不敢轻举妄动,“佩利,你先出去。”卡米尔突然出声,“可是,他……”“相信我,没事的,你先出去。”卡米尔安慰道,佩利有些不甘,但是却无可奈何,一脸担忧的走了出去。
“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了,你想要什么,说吧。”卡米尔坐在铁栏边,抬眼看着一脸得意的帕洛斯,“当然是,雷狮海盗团的所有积分。”“哈,你野心也真够大的。”卡米尔讽刺道,“我从来没有掩饰过不是吗?哈哈哈。”帕洛斯笑的有些疯狂,“你就不怕大哥清醒后宰了你?”帕洛斯突然停下,蹲到卡米尔跟前,“你就别指望他了,你说我要是把你们送给安迷修会怎么样?他应该会很乐意和我做一笔交易对吧?”卡米尔现在很想把他的笑打掉,但是理智告诉他不能,“你和你的大哥单独相处一会儿吧,我想,他快醒了。”帕洛斯扔下一句话就走了出去。
“卡米尔,你没事吧?”佩利连忙走进来,看见靠在铁栏旁的人,瞪了帕洛斯一眼,帕洛斯笑笑,头也不回的走了。卡米尔摇摇头,“呃……”笼子里的雷狮有了动静,两人忙上前叫着。“大哥?”“老大!”雷狮的身体蜷缩了一下,然后舒展开来,口里发出奇怪的低吼,卡米尔皱眉,发现雷狮的举动很不寻常,雷狮就这样蹲在原地,突然向两人扑来,撞到笼子上发出巨响,卡米尔没反应过来被佩利一把拉开,差一点,雷狮就抓到卡米尔的衣服,“这是……大哥?”卡米尔仿佛受到打击,呆愣在原地看着笼子里对自己张牙舞爪的雷狮,“老大在那次袭击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感染了,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。”卡米尔有些僵硬的转头看着佩利,“也是在那次袭击……我就使用不了能力,但是不知道帕洛斯是怎么……”佩利声音越说越小,因为卡米尔的表情非常骇人。
翌日,卡米尔和佩利带着雷狮在帕洛斯出门时逃了出来,许久不见的天空阴沉沉的,两个人拖着雷狮艰难的行进着,逃的匆忙只带了一些防止雷狮醒来的镇静剂,两人已经两天没有进食,显得非常疲惫。“卡米尔,我们歇会儿吧。”佩利有些脱力的瘫坐在一旁的石头上对前面的卡米尔喊道,“嗯。”卡米尔观察了一下四周,把雷狮放在一旁,进入沉思。
帕洛斯囚禁他们的地方太过封闭,在这期间卡米尔对于外界发生的事情一概不知,现在又逃到一个陌生的地方,难免有些无力。“目前还不知道我们是否安全。”卡米尔突然开口,顿了顿,又说:“那就休息一会儿,我们再继续走。”佩利点点头,算是应下,两人陷入沉默。“咕……”佩利的肚子突然叫了起来,打破了这份短暂的沉默,佩利有些尴尬的笑笑,卡米尔抬眼看着有些局促的佩利,起身拍拍屁股上的灰“我们两天没吃过东西,我去找找……”“小心!”卡米尔话没说完,就被佩利猛的扔过来的包打断,身边的雷狮不知道什么时候醒来过来,扑向卡米尔,还好佩利的包扔的及时,卡米尔才堪堪躲开。“糟了,忘记打镇静剂了。”卡米尔暗叫不好,转头问还在发愣的佩利“包呢?”“包……在老大那……”佩利用手指了指,刚刚扔雷狮的包静静地躺在雷狮脚下,“……”卡米尔揉了揉有些胀痛的太阳穴说“我引开大哥,你快去拿包。”“嗯,小心。”佩利应下。
卡米尔走上前冲雷狮大喊“嘿,我在这儿。”雷狮有些僵硬的转头寻找声音的源头,看见人后,身体诡异的抽搐扭曲着向帕米尔扑去,口中发出奇怪的嘶吼。佩利见状忙上前拿包,看见佩利得手后,卡米尔猛的一扑将雷狮压在身下“快!”佩利迅速的为雷狮注射一管镇静剂,猛烈挣扎了一会儿雷狮便不动了,昏迷前,雷狮有一瞬间的清醒,看见自己身上的卡米尔,雷狮突然温柔的笑了笑,卡米尔看得有些恍然,低低的唤了一声“大哥。”“卡米尔?你没事吧?”佩利的声音将他思绪拉回,抬眼看着一脸担忧的佩利,卡米尔摇摇头,喉头有些干涩的回答“我没事。”“最近镇静剂的作用有些微弱了,老大的清醒时间越来越频繁。”佩利一把将趴着的卡米尔拉起,说着。卡米尔靠在石头上陷入沉思,半晌才开口“我们先找个地方安置好大哥,再慢慢想办法。总之,我们不能扔下大哥不管。”佩利在一旁收拾刚刚扔包散落一地的东西,点点头算是同意。两人歇了一会儿,整顿好之后又继续赶路。
这边,帕洛斯回来看见空荡荡的地下室,有些愉悦的摸着下巴说道“不知道这份惊喜是否够重。”
约摸又行进了一天,两个人体力已经完全透支,期间又被雷狮一顿折腾,渐渐地有些吃力了,好在,不远处发现了一艘废弃的船舱。两人把雷狮安置妥当后,卡米尔让佩利留下看着,自己去森林找些食物。
卡米尔一个人在森林里走着,周围是一片死寂,平时的一些常见的小野怪什么的全都不见踪影,寻了半天勉强摘到一些果子。摘的差不多后,卡米尔开始返回,脑海中回放着那天雷狮清醒的一瞬间,“应该会有方法让大哥恢复正常吧。”卡米尔这样想着。不多久就回到了船舱,“佩利,我找了些果子。”半晌,没听见回答,只有自己的回音的余音回荡很远,卡米尔忙进船舱查看,佩利休息的地方只有一大片血迹,浓烈的血腥味充斥着狭窄的舱内,卡米尔一瞬间仿佛觉得自己被置身于冰冷的海水之中,怀里的果子也散落一地。血迹蜿蜒很远,像是被什么东西拖拽过去的,循着血迹前行,到贮藏舱门口就断了,舱门破了一个大洞,血腥味也越来越浓。颤抖着走上前,卡米尔看见了舱内匍匐在地上啃食佩利的雷狮,佩利差不多已经被雷狮撕成两段,满地的碎肉和衣服碎片掺杂着斑斑血迹。卡米尔被满鼻的腥味冲的作呕,正在进食的雷狮听见声响猛的抬头,表情扭曲的看着舱门口的卡米尔,脸上满是佩利的血,嘴边还挂着些许碎肉,卡米尔心跳漏了一拍,下意识的喊道“大哥……”雷狮的身形轻颤了一下,扭曲着身体向卡米尔爬来,表情痛苦的口中低吼着“杀了我!”卡米尔呆愣在原地,跌坐在地上,看着雷狮越来越近的脸,卡米尔闭上眼等待死亡,雷狮突然笑了,从怀里抓出一把糖果说到“生日快乐!”“呃!?”卡米尔突然懵了,只见帕洛斯和佩利从旁边一个隔间推着蛋糕出来,“你们……”卡米尔突然有些恼怒了“玩的过火了。”说着说着,卡米尔有些呜咽,“老大……”佩利扭头看着雷狮,雷狮把脸上的血污擦掉,一把把人搂进怀里,温柔的轻拍着卡米尔的背“不哭了,不是想着成年了给你个不一样的惊喜么。”卡米尔收了情绪,一拳给人砸去“惊喜个屁!”然后转身看着帕洛斯和佩利,“你们两个也是演的非常逼真啊,嗯?”帕洛斯抬头看天吹着口哨,佩利有些尴尬的笑着,雷狮摸摸卡米尔的头,“不演的逼真可瞒不过你。”然后笑了笑“好了,回去吃庆祝吧。”

这次生日丧尸事件之后,卡米尔冷漠了整个雷狮海盗团整整一个月。

@白然老病号
这是给基友的谢文

基友给我画的头像~~~美滋滋 @白然老病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