池鱼

这里猫爷,不吃信白

因为高考,填坑随缘

lof万年弧人党,致歉

同体默契【信邦】

#ooc严重

#小学生文笔

        伯爵异常得意,瞥着狼狈的趴在地上的特使,撑着剑柄轻唤一声“小特使~”尾音拖的绵长,然后提剑送了特使最后一击,举着剑在特使尸体上虚晃几招,脚尖轻挑特使的银枪,坏笑着念出特使的台词“吸血鬼们,末日到了~”趾高气昂的拎着剑离开,背影都带着胜利的愉悦。

        回到英雄住处,进门后特使有些恼怒的扯掉自己身上灰扑扑的衣裳,随手扔到地上,光裸着精廋健壮的上身大步流星的跨进浴室,带着一股生人勿近的气息。

        几个同体偷偷笑着,那场匹配几个人都盯着,看着战况不是一般惨烈的特使不禁摇摇头,异口同声的感叹“辣鸡队友,带不动。”

        这边特使已经出来了,下半身裹了浴巾,赤裸的上身还带着氤氲的水汽,然后狠狠地把自己摔进沙发。

        街霸先开口了“你就没让圣殿劝劝?不然你家伯爵哪来的那么大火气?”特使撑起身子,有些鄙夷的看着街霸“是不是没有君主同皮的你今天脑子突然进水了?”异于平常的毒舌让街霸微微一滞,然后也做不出殴打同体的事儿来,撇撇嘴表示不再说话。

        街霸的出头倒是让其他同体也有些吃瘪了,一番对话下来,其余几人都不敢说话。

        白龙却是不怕死的,突然嗤笑一声,得意洋洋的说“还好有我家双面可以抱着。”然后意有所指的看着逐梦和街霸。国士可不淡定了,走上去亲昵的揽着白龙的肩,暗暗使力“就你这条大白虫能抱着我家双面?”然后满意的看着白龙冷俊的脸变得龇牙咧嘴,微微一笑放开白龙,薄唇吐出军师最伤人的毒舌金句“脑子坏掉了吧。”白龙腹诽道“我为毛要和国士争抢君主!”

        逐梦和街霸相对一眼,只差没互诉苦衷了。然而,逐梦只是冷静的吐出一句话“我的眼里只有塔。”特使轻笑一声,冷酷的拆穿“君主怕是在你心里。”,于是逐梦脸上透着几抹可疑的红。

        然而比较神奇的事是,没人提到和反对特使拥有伯爵和圣殿,不得不说非常微妙。

        被特使讽刺一番后,几个同体像霜打的茄子,心里期盼着天美霸霸能为自己和自家君主出几套cp皮,不然五个人分三个,哪够啊?

碍于同体面子,却是不敢对三个君主做什么非分之事,而非分之想却是没办法避免的,大家都心照不宣的闭口不提。

        相比于韩信这边的惨淡,刘邦这边就比较惬意了。

        伯爵品着小酒,懒懒的对圣殿说着自己的英勇,圣殿本就柔和一些,觉得伯爵做法有些辱了自家特使,有些担忧。伯爵轻哼一声“也该锉锉他的锐气。”想着那人床事之间的疯狂,腰上隐隐作疼,自己觉得总归讨些便宜回来,圣殿可不知道这些,只是担忧,而双面出门还没有回来,对于这档子事儿,双面也不想知道。

        一番对话后,圣殿还是抵不过伯爵的牙尖嘴利,倒是同意了伯爵的看法,突然想到什么 ,便提醒伯爵“今天我看韩信那几个同体看你的眼神怪怪的,你多少还是注意一些。”伯爵笑了笑,晃着酒杯轻抿一口“我觉得那是倾慕我的眼神。”双面回来听见两同体的对话,心里肯定的点点头,“确实是倾慕,而且是想艹你的那种。”但是双面没说出来。伯爵伸伸腰,出门不知道干嘛去了,双面也不拦着,圣殿倒是有些担心。

        而一天之后,伯爵像个孩子一样哭哭啼啼的回来了,身上是特使的衣服,原本的衣服已经被那些狼一样的韩信同体撕坏了。

        双面和圣殿听着伯爵对那几个人面兽心的韩信同体的控诉,再看看伯爵身上斑驳的痕迹,那种色情的场面可以想象。双面眉毛一跳,内心感叹“6p啊,真会玩。”圣殿则一脸担忧“怎么就不让特使拦着点?”伯爵就差没梨花带雨了,恶狠狠的说“就这兔崽子带的头!”

           双面心里突然咯噔一下,忙拿着电话联系。

        “您好,这里王者荣耀英雄客服,请问你需要什么帮助?”

        “那个天美霸霸,我想……”

一时失言

       “还玩韩信吗?”

       自家水晶破裂的音效伴随着刘邦话语里的戏谑。

       韩信思虑了一番之后把自己原本叫“只玩韩信”的ID改成了“只玩刘邦”。

       这边刘邦被韩信找上的时候还不知道怎么回事,只知道韩信背负这个ID之后,自己菊花每天都开放的十分灿烂。

       至此算是过上了没羞没臊的生活。

       “要不考虑换个ID?”紫发带着讨好的笑容。

       “拒绝。”红色马尾一如既往的回答。

龙族破事儿[轻微h]

#ooc严重

#依旧没有文笔

#封了两次走外链谢谢……

https://m.weibo.cn/5405515052/4224466643131671

希卡利的黑科技


#灵感来源于基友

#ooc产物,不适请左上角

     希卡利也是心血来潮,路过怪兽墓场耐不住好奇终归还是把自己的宝贝儿发明使了出来,当奥王带着L77两兄弟路过这边时听见墓场一声声奶里奶气的哼唧,生了警觉就去查看。

     不看不要紧,一看这场景,绕是奥王也有些不淡定了,阿斯特拉看着面前漂浮的Q版怪兽,忍不住抓了一只,小胳膊小腿的怪兽可挣不开阿斯特拉手指的束缚,奥王和雷欧正四处查看情况的时间里,阿斯特拉不见了,准确的说不是不见了是变小了。

     雷欧看着自己手心的迷你版阿斯特拉一脸懵逼,懵逼过后突然有些害羞的摸摸自家弟弟的头,然后阵亡在一声奶里奶气的“尼桑~”里面,嗯,无敌的大狮子倒下了。

     奥王摇摇头,结果发现大狮子也不见了,真是大白天活见鬼了,真让奥头疼。

     好在拾掇半天把怪兽整理关好,小心翼翼的捧着两兄弟去找其他奥帮帮忙,当然,奥王忽略了身后跟着的一个小光团。

     没多久到了光之国,迎面走来了赛文带着自家儿子赛罗不知道要去哪儿,看见奥王走的急促,赛文也估摸应该是有事儿,而且还不小。

     果然不出所料,看见奥王手心里戳着熟睡的雷欧的阿斯特拉之后,忍住想摸摸的冲动还是理性的询问出了什么事,赛罗可就不安分了,拎着雷欧的一条腿戳他的腰,而阿斯特拉在一边并没有什么用的小拳拳砸在赛罗手指上。

     雷欧被赛罗这么折腾也该醒了,看着面前放大的赛罗挣扎着,看见师父醒了,赛罗摸摸鼻子松开雷欧,重获自由的雷欧奶声奶气的叫赛罗一会儿去训练,赛文瞥着这边的小打小闹,内心可谓是天翻地覆了。

     赛文:好可爱,好想摸!

     当然,赛文就一会儿分心的时间,迷你版奥王正漂浮在空中奶气的和赛文说刚刚的事,赛罗也懵逼了。

     父子俩:啥玩意儿啊?咋回事啊?

     没办法,赛文发出奥特签名通知了所有奥过来。

     当奥特兄弟来到这里的时候,不出所料也是一脸懵逼,梦比优斯忍不住抓着几只奥抱在怀里,蹭来蹭去念叨着好可爱,被抓住的几只奥一脸黑线,奥特兄弟则抖着肩头偏到一旁。

     众奥内心:卧槽,好可爱!

     一群奥蹲着听奥王说明当时的情况,而众奥听着奶里奶气的声音和迷你的奥王完全专心不下来,只听见“嘭~”的一声,众奥变得和奥王几个奥一样大了,这下可真让奥头大了。

     一开始互相指着对方嘲笑,因着身体变小了,脾气也变得孩子气,互相掐着打了起来,哭声一片,奥母看见这一幕的时候也不免头疼,众奥现在的脾气完全不亚于泰罗小时候。

     奥母:微笑中带着疲惫。

     希卡利也玩够了,抱在自己的小发明不自觉的出来了,奥母看见了也猜到了大概,当下眼疾手快的抓住希卡利,始作俑者倒是找到了。

     第二天所有奥恢复原样之后,希卡利讪讪笑着准备开溜。

     今天的光之国也很和平。

一个梦


教室的多媒体放映着新闻,新闻画面有些模糊不清,主持人报道着丧尸病毒扩散的消息,我下意识觉得这个新闻是很久之前的,而且很糟糕的是,我听不见除了多媒体的任何声音 。

窗户外面是橘红色的天空,有些朦胧的太阳,分辨不出来是什么时间。

比较奇怪的是,我周围的同学都眼神空洞的盯着多媒体,一动不动,我试着从座位上站起来,然而并没有人注意到我,习惯性的拽着校牌就出了教室。

陌生又熟悉的建筑出现在眼前,似乎是我的学校,似乎又不是,它更像是我记忆里一些东西组成的产物。

经常走的楼梯口消失不见,只剩走廊尽头的还有个出口,我居高临下的数了数,发现教室的楼层在7楼。

走廊上姿势各异的站着一些感染病毒的同学,静静的一动不动,而对于我的出现,他们也没有任何反应。

没有惊恐 ,我只是微微惊讶,小心翼翼的避开他们,径直去向尽头的楼道。

楼梯上倒是非常安静,一个人也没有,我靠着墙走着,然而接下来楼梯拐角处的角落立着一个贞子模样的人,准确的来说应该是鬼。

很难得的,这时我非常镇定,只是屏住呼吸快速离开,而那只鬼没有任何动静。

我以为一切已经过去了,但该死的是,每一层拐角处那只鬼都在。

我感觉我走了很久,这个楼梯仿佛没有尽头,而且没有连接任何走廊,除了我在所在教室的走廊,然后楼梯四周处于封闭状态。

停下来思考了一会儿,我开始往回走,那只鬼仍旧在,我有些无奈,习惯了它的存在。

往上走了没多久,旁边的墙壁出现了一个厕所,我有些诧异,开始怀疑自己刚刚是不是错过了,下意识的我走了进去。

橘红色的厕灯看起来有些瘆人,然而更瘆人的是,每一个蹲坑全是那只楼道的鬼,那些鬼没有任何动作的站在蹲坑上。

我终于忍不住骂了几句,快步走向厕所尽头,厕所尽头有一道白光,直觉告诉我出口在那。

直觉确实没错,终于,我走出了教学楼,本来安静的四周喧闹起来,铁丝网那边是感染病毒的学生,学校的安保人员拿着警棍吆喝着,我听不清说的什么,不过谁也没有注意到我,我也不想被人注意到,于是快步走向校门。

我刚要出去时被突然被门卫大叔拦住,我被吓了一跳,还好,他只是检查我的校牌就放我出去了,然后什么也没有说,出来时我忍不住松了一口气。

刚出来学校,天空突然暗淡下来变成了黑夜,淅淅沥沥的下着雨,明明不是特别大的雨,偏偏脚下积水到了脚踝,水的颜色是不正常的血红色。

路上一个路人也没有,偶尔跑过几辆汽车,明明爆发了病毒,一个感染者也看不见有些奇怪,但我没心思去担心那些,低头往家里赶去。

对的方向却看不见熟悉的建筑,面前陌生的建筑轰然倒塌,变成一堆废墟,浓墨一样的天空向我压来,四周突然全是浓雾,我什么也看不见。

脚下的大地开始摇晃,我不得不蹲下来缓解这种失衡感,接着我掉入一片虚空。

传说

“我想拔您的腿毛。”

“???”

“据说您腿上有七十二颗痣,我想验验真假。”

“这和拔腿毛有什么关系?”

“不拔干净怎么看得见痣呢?”

“一般腿短的人还长不够七十二颗痣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【信邦百日day068】Part.3所谓堕落

   
    #ooc严重

    #没有文笔

        被范海辛追杀的有些狼狈,刘邦有些无奈的躲避着,之前和血族战过一次的身体疲惫不堪,正躲在一棵树后打算拼死一搏的时候,被一团黑色雾气带走。

        好在是躲开了范海辛的追杀,而刘邦看见救自己的人是嬴政的时候惊讶不已“贵公子?”嬴政好整以暇的看着现在狼狈不堪的骑士长,打趣道“其实我更喜欢您叫我嬴政。”

        刘邦听了似笑非笑,嘲讽了一句“这可真是受宠若惊。”嬴政表示对刘邦说的话恍若未闻,并不放在心上,接着又问,“请问我亲爱的骑士长,您对被自己效忠的教廷追杀有什么感想呢?”刘邦有些艰难的站起来,拾起手边的长剑走向一旁,剑尖吃力的指了指嬴政,非常不屑的回答,“并不怎么开心就是了。”顿了一会儿又问“劳烦贵公子大驾,救了我你有什么打算呢?”

        嬴政轻笑一声,“告诉您也不是不可以,您这副躯壳对我还有点用处。”刘邦忍不住发出一声嗤笑,“那可真是三生有幸。”嬴政话爷不多说,上前把人弄晕带着刘邦消失在黑夜里。

      而教廷这边捧读圣经的张良隐隐感到不安,放下手里的圣经,转头看见一旁的月光照着三人的合影,而属于刘邦那块覆上一层黑暗。

      刘邦被带到一个陌生的地方,清醒过来时,刺鼻的血腥味涌入鼻腔,这对于一个正常人来说可不太好受了,冰凉坚硬的地板躺着可不太舒服,吃力的翻身坐起,就看见大厅正中那个巨大的暗红色的血池。

        嬴政转身看着他,优雅的做了一个请的手势,“请吧。”刘邦忍着疼打趣道,“我知道我不能拒绝,但愿一会儿别让我死的太难受。”“当然,您躺进去就行了。”嬴政轻笑,接着又优雅的行了一个礼。

       周围的一些血族脸上充满着激动和期待,但又带着一丝矛盾的恐惧感,刘邦扫了周围一眼,似是解脱一般缓缓躺入血池,沉入池底。

        不知是多久,平静的池面突然翻涌起来,溢出的血水向四面八方扩展,淹没了一半的房间,已经死去的刘邦从池底坐起,血染盔甲,一步一步的踏着池底的台阶上来。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“斗转星移,为贪婪与浮华不变。”

       “您醒了。”嬴政笑着行礼。

      “贵公子?”刘邦的声音有些不确定,不,确切的说现在应该是德古拉。

        “是我。”嬴政恭敬的回答。

        “我沉睡了多久?”

        “不过百年而已。”

      两个人的对话结束,无视周围的一些血族,德古拉看见远处落地镜里的自己修长俊美的身形,走上前微微有些失神的摸着自己的脸。

      “这副躯壳您还满意吗?”德古拉点点头回答,“我觉得这就是我。”

       “现在确实是您。”嬴政走近德古拉,在身后抚摸着他的脸庞,“我可是照着您生前的模样寻找的。”

        “教廷的家伙?”德古拉看着身上残破但依稀能够辨认的盔甲问道,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些记忆碎片,颇为头疼,忍不住扶额揉揉眉心,嬴政看着德古拉有些担忧,“有什么不妥吗?”刘邦随即恢复优雅的模样,笑了笑“不,应该说非常有趣。”嬴政也不再询问。

        瞥到角落颤颤巍巍的几个人类,德古拉握着那人的脖颈举到面前,獠牙刺入的声音格外悦耳,一脸享受的吮吸着,黑暗中猩红的瞳孔比那烛火还要耀眼一些。

        足食之后德古拉直接把食物扔到一边,优雅的擦擦嘴角,背后硕大的蝠翅一张,无视周围的那些人,一下消失在连接外界的彩绘玻璃窗里。

       嬴政看着德古拉的消失的地方有些出神,把刘邦之前使用的武器小心翼翼的收好,轻笑一声也消失不见。

       按道理来说,刚刚苏醒的德古拉觉得自己应该非常虚弱才对,而且和躯壳有一段很长的磨合期,而这副身体和自己契合的十分完美,现在除了脑海中的记忆仿佛走马灯一样闪过,让自己颇为头疼之外,并没有其他什么不妥的地方。

        没过多长时间,来自血族的报复很快降临在教廷头上。游侠范海辛传来圣殿堕入黑暗的消息时,教廷的一众主教不免大吃一惊。

        血族的领地向教廷的庇荫处扩张着,而关于几百年前那个人的恐怖故事在孩子们之间传播,黑夜之中教堂屋顶上的那个黑影,优雅而狂傲的模样,“伯爵,我又回来了。”

        德古拉停在一座教堂尖顶上,而对面坐着一个人,高傲的马尾被风吹乱几许发丝,怀里抱着的银枪在月光的照耀下透着寒光,趁着月色,韩信盯着那人熟悉的模样,猩红的眸和尖利的牙,微微有些惊讶,德古拉勾唇一笑,化作一团黑雾消失不见。

        圣殿的堕落意味着对主的背叛,教廷不得不一边召回四处传教的牧师一边想着消灭叛徒的对策。

        平定血族倾扰过的教堂,韩信到了昔日熟悉的地方,远远的看见十字架下似乎虔诚的蓝色身影,“范海辛是吗?”

Part.2所谓圣战

#occ严重

#没有文笔

今晚的月亮朦胧的像覆了一层血色,浓雾笼罩整个森林,而远远的隐约可以看见一堆燃烧的火焰,在浓雾中显得十分微弱。

韩信坐在火堆旁仔细的擦拭着自己的武器,哪怕身处在浓雾里,枪尖泛着的冷光也格外显眼,韩信则显得格外悠闲,仿佛是在度假一般轻松。

远处的古堡顶上,刘邦饶有兴趣的观察着这一幕,有些意外的自言自语,“教廷那帮老家伙居然真派他一个人来了,真是有趣。”

韩信抬头只能看见远处雾气中一个若隐若现的庞大轮廓,周围的树木仿佛变成了草丛一般,藏匿着一只蛰伏的巨兽,而那只巨兽静静等待猎物的上门,韩信,就是这只猎物。

刘邦优雅的把高脚杯放到圆桌上,身后巨大张扬的红色蝠翅一张,消失在古堡的天台。

这边韩信正要睡下,火堆的光芒闪烁了几下,不由警惕起来,一只手不动声色的摸向身侧的银枪,对着火堆一扫,把燃烧的树枝挑向一团血雾,刘邦有些狼狈的躲开,现身捏着韩信的枪尖,白色的手套弹了弹自己身上不存在的灰尘,轻笑,“小特使,爪子倒是很锋利啊。”

看清来人,韩信手中的力道稍稍减轻一些,反问道,“伯爵大人不请自来,真是让我受宠若惊。”刘邦没有回答,手指顺着枪身带着不明的意味摸向韩信的手臂,不等刘邦动作完成,韩信枪尖向上一挑,削断了刘邦胸前的一缕垂发,后退几步,刘邦微微惊讶,然后恢复优雅的微笑,修长的指尖轻轻一捏,将断发尽数收进手里,不知从哪儿摸出一根丝带扎住。

刘邦身形一闪,速度极快的趁韩信没有反应过来把发丝塞进他的胸甲,顺便揩油,摸了摸那人性感的下巴,“回家咯。”刘邦留下一句话,下一秒就消失在朦胧的月色中。

韩信盯着那灰白的发丝愣神了许久,终究还是小心翼翼的收好那缕断发,刘邦这边隔着浓雾远远的看了一会儿,看见韩信的动作嘴角愉悦的勾起,动身回了古堡。

韩信这边被刘邦这么一搅,篝火也被自己熄灭,睡意全无,打算了一下,利索的收拾好东西就继续赶路去了。其实穿过这片藤蔓缠绕的墓地,尽头就能到刘邦的古堡。

时间没让刘邦等太久,晨曦微凉,韩信离着古堡远远的扎了帐篷,准备睡一觉补补精神,晚上将会迎来一场恶战。

黑夜如约而至,阴森森的沧桑古堡宛若张着血盆大口的怪物,韩信在铁门前吐出一口浊气,抬手推开绕满蔷薇的铁门正式踏入刘邦的私人领地。

小心翼翼的走过荒废的花园,斑驳的锈迹昭示着久远正门的岁月,总让人觉得这个古堡岌岌可危,仿佛下一秒就会轰然倒塌然一般。然而推开门里面是另一番景象,精致的装修与外表的斑驳形成对比。

韩信脚下踩着的柔软的红色地毯,地毯的另一端从高台一路延伸下来,高台之上,刘邦居高临下的看着韩信,轻轻一打了一个响指,银质装饰的蜡烛燃烧起来,昏暗的大厅顿时亮堂起来,韩信四下观察一会儿,走到正中停下。

“小特使来了呀。”刘邦声音里透着愉悦,手里酒杯轻轻晃着,然后优雅的呷了一口。“伯爵大人。”韩信盯着刘邦吐出几个字,下一秒手里的银枪就飞出一道漂亮的弧线,稳稳的扎在刘邦刚刚坐的位置,昂贵的座椅被冲力碎成几块。刘邦被韩信突如其来的这一手惊了一下,有些狼狈的躲过,酒杯里的也酒洒了一地,空气里一股若有若无的酒香弥漫开来,只是可怜了那些昂贵的地毯。

“小特使打招呼的方式真是特别啊。”刘邦扔掉酒杯,一边扯掉被酒打湿了的手套说道。韩信对刘邦的话不予理会,接着纵身跳上高台,抽出银枪对着刘邦又迎面逼去,刘邦眼神一暗,轻松的落到一旁,故作伤心的说道,“还以为小特使会和我叙叙旧来着,简直无情。”韩信依旧不说话,不依不饶的又逼身捅去,招招杀意。刘邦自讨没趣闭了口,拔出自己的长剑迎战,大厅里除了两人武器劈过空气的呼呼声以外,只剩下相撞的叮当声。

不知过了多久,大厅内已被两个人的打斗弄得狼藉,和吸血鬼相比,人类体力还是稍弱一些。长时间的打斗,体力消耗极快,韩信拿枪的动作已经明显有些滞缓,刘邦则一脸轻松,轻盈的避开韩信的动作,即使衣服破了几处,依旧保持优雅的模样。

“伯爵大人。”韩信突的开口,刘邦轻笑一声,“怎么了,小特使?要我暂停一下不是不可以哦。”“你知道福音大人吗?他死了。”刘邦动作猛的一滞,就趁现在,韩信推开刘邦往后退了几步,手摸向腰间的布包迅速投掷出去,被推到一旁刘邦反应过来下意识举剑劈下,一个布团和一本书掉了出来,熟悉的金红色书皮封面。

刘邦飞身就要去捡那本书,身后韩信翻身紧随而来挑飞刘邦抵挡自己的剑,干净利落的斩断他的一只蝠翅,剧痛自左肩传来,刘邦顿时没有了平时的优雅惨叫一声,跌落在地毯上,艰难的抬手把那本书揽入怀里,折断的蝠翅落在另一团金红的布上,那是一件金红色的披风,血液濡湿披风,蔓延出一大片深色。

刘邦半跪着讥讽一笑“小特使也会耍诈了。”晕了过去。

韩信手里的枪落到地上,发出一声闷响,整个人跪到地上,捂着脸,不知是哭是笑。

那个我没死……

快高考了……

只是忙……

【信邦百日day037】
    Part.1所谓欲望
    
    #ooc严重

    #没有文笔

     你所信仰的主也会堕入黑暗

     保存再看效果更佳
    
     图糊了戳我大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