池鱼

这里猫爷,不吃信白

因为高考,填坑随缘

lof万年弧人党,致歉

凹凸世界|雷卡

伪丧尸|拐杖糖

雷狮|卡米尔

卡米尔醒来时发现自己不是在破碎的机器中,而是温暖的房间里,佩利进来就看见了一脸茫然的卡米尔。
“我们,还活着?”卡米尔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。
“那当然。”佩利有些开心的回答。
“大哥呢?”卡米尔揉揉有些泛疼的头,问道。
“老大他………”
卡米尔抬眼看去,佩利表情有些奇怪,支支吾吾的。
“大哥他怎么了?”卡米尔表情冷了下来。
“老大他……他……”佩利有些结巴,“喂喂!?佩利,卡米尔醒了吗?”帕洛斯的声音传来,佩利松了口气,回头看向帕洛斯“醒了。”
卡米尔盯着帕洛斯,“大哥呢?”帕洛斯看见佩利的样子,心里大概猜到了,也不隐瞒,难得老实的回答“老大很安全,不过……”
阴暗潮湿的地下室,雷狮现在在潮湿的地面趴着,卡米尔转身揪着帕洛斯的衣领低吼道“大哥这是怎么回事?!”帕洛斯把人一把推开“冷静好吗?别冲我发怒。”卡米尔转头看向佩利,希望佩利能给个解释,佩利有些尴尬的摸摸鼻子,表示并不知道,帕洛斯勾了勾嘴角“你知道那天我们驾驶的飞船被袭击了吧?”卡米尔走上前隔着铁丝看着昏睡的雷狮,一时间陷入沉思,但是没多久,被帕洛斯打断了。“我只是给他打了些镇静剂,你放心吧,最起码我现在还不会让他死。”帕洛斯俯在卡米尔耳边说着,“你想怎么样?”卡米尔没心情听他说这些,“那天我们遭到不明物体的袭击你是知道的对吧?想要雷狮活下去,你就得乖乖听我的,卡米尔。”帕洛斯笑着,“帕洛斯,你!”佩利猛的给帕洛斯一击,帕洛斯躲开后将佩利踢到一旁“闭嘴,你个头脑简单的家伙。”卡米尔只是静静地看着,现在他使用不了自己的力量,不敢轻举妄动,“佩利,你先出去。”卡米尔突然出声,“可是,他……”“相信我,没事的,你先出去。”卡米尔安慰道,佩利有些不甘,但是却无可奈何,一脸担忧的走了出去。
“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了,你想要什么,说吧。”卡米尔坐在铁栏边,抬眼看着一脸得意的帕洛斯,“当然是,雷狮海盗团的所有积分。”“哈,你野心也真够大的。”卡米尔讽刺道,“我从来没有掩饰过不是吗?哈哈哈。”帕洛斯笑的有些疯狂,“你就不怕大哥清醒后宰了你?”帕洛斯突然停下,蹲到卡米尔跟前,“你就别指望他了,你说我要是把你们送给安迷修会怎么样?他应该会很乐意和我做一笔交易对吧?”卡米尔现在很想把他的笑打掉,但是理智告诉他不能,“你和你的大哥单独相处一会儿吧,我想,他快醒了。”帕洛斯扔下一句话就走了出去。
“卡米尔,你没事吧?”佩利连忙走进来,看见靠在铁栏旁的人,瞪了帕洛斯一眼,帕洛斯笑笑,头也不回的走了。卡米尔摇摇头,“呃……”笼子里的雷狮有了动静,两人忙上前叫着。“大哥?”“老大!”雷狮的身体蜷缩了一下,然后舒展开来,口里发出奇怪的低吼,卡米尔皱眉,发现雷狮的举动很不寻常,雷狮就这样蹲在原地,突然向两人扑来,撞到笼子上发出巨响,卡米尔没反应过来被佩利一把拉开,差一点,雷狮就抓到卡米尔的衣服,“这是……大哥?”卡米尔仿佛受到打击,呆愣在原地看着笼子里对自己张牙舞爪的雷狮,“老大在那次袭击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感染了,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。”卡米尔有些僵硬的转头看着佩利,“也是在那次袭击……我就使用不了能力,但是不知道帕洛斯是怎么……”佩利声音越说越小,因为卡米尔的表情非常骇人。
翌日,卡米尔和佩利带着雷狮在帕洛斯出门时逃了出来,许久不见的天空阴沉沉的,两个人拖着雷狮艰难的行进着,逃的匆忙只带了一些防止雷狮醒来的镇静剂,两人已经两天没有进食,显得非常疲惫。“卡米尔,我们歇会儿吧。”佩利有些脱力的瘫坐在一旁的石头上对前面的卡米尔喊道,“嗯。”卡米尔观察了一下四周,把雷狮放在一旁,进入沉思。
帕洛斯囚禁他们的地方太过封闭,在这期间卡米尔对于外界发生的事情一概不知,现在又逃到一个陌生的地方,难免有些无力。“目前还不知道我们是否安全。”卡米尔突然开口,顿了顿,又说:“那就休息一会儿,我们再继续走。”佩利点点头,算是应下,两人陷入沉默。“咕……”佩利的肚子突然叫了起来,打破了这份短暂的沉默,佩利有些尴尬的笑笑,卡米尔抬眼看着有些局促的佩利,起身拍拍屁股上的灰“我们两天没吃过东西,我去找找……”“小心!”卡米尔话没说完,就被佩利猛的扔过来的包打断,身边的雷狮不知道什么时候醒来过来,扑向卡米尔,还好佩利的包扔的及时,卡米尔才堪堪躲开。“糟了,忘记打镇静剂了。”卡米尔暗叫不好,转头问还在发愣的佩利“包呢?”“包……在老大那……”佩利用手指了指,刚刚扔雷狮的包静静地躺在雷狮脚下,“……”卡米尔揉了揉有些胀痛的太阳穴说“我引开大哥,你快去拿包。”“嗯,小心。”佩利应下。
卡米尔走上前冲雷狮大喊“嘿,我在这儿。”雷狮有些僵硬的转头寻找声音的源头,看见人后,身体诡异的抽搐扭曲着向帕米尔扑去,口中发出奇怪的嘶吼。佩利见状忙上前拿包,看见佩利得手后,卡米尔猛的一扑将雷狮压在身下“快!”佩利迅速的为雷狮注射一管镇静剂,猛烈挣扎了一会儿雷狮便不动了,昏迷前,雷狮有一瞬间的清醒,看见自己身上的卡米尔,雷狮突然温柔的笑了笑,卡米尔看得有些恍然,低低的唤了一声“大哥。”“卡米尔?你没事吧?”佩利的声音将他思绪拉回,抬眼看着一脸担忧的佩利,卡米尔摇摇头,喉头有些干涩的回答“我没事。”“最近镇静剂的作用有些微弱了,老大的清醒时间越来越频繁。”佩利一把将趴着的卡米尔拉起,说着。卡米尔靠在石头上陷入沉思,半晌才开口“我们先找个地方安置好大哥,再慢慢想办法。总之,我们不能扔下大哥不管。”佩利在一旁收拾刚刚扔包散落一地的东西,点点头算是同意。两人歇了一会儿,整顿好之后又继续赶路。
这边,帕洛斯回来看见空荡荡的地下室,有些愉悦的摸着下巴说道“不知道这份惊喜是否够重。”
约摸又行进了一天,两个人体力已经完全透支,期间又被雷狮一顿折腾,渐渐地有些吃力了,好在,不远处发现了一艘废弃的船舱。两人把雷狮安置妥当后,卡米尔让佩利留下看着,自己去森林找些食物。
卡米尔一个人在森林里走着,周围是一片死寂,平时的一些常见的小野怪什么的全都不见踪影,寻了半天勉强摘到一些果子。摘的差不多后,卡米尔开始返回,脑海中回放着那天雷狮清醒的一瞬间,“应该会有方法让大哥恢复正常吧。”卡米尔这样想着。不多久就回到了船舱,“佩利,我找了些果子。”半晌,没听见回答,只有自己的回音的余音回荡很远,卡米尔忙进船舱查看,佩利休息的地方只有一大片血迹,浓烈的血腥味充斥着狭窄的舱内,卡米尔一瞬间仿佛觉得自己被置身于冰冷的海水之中,怀里的果子也散落一地。血迹蜿蜒很远,像是被什么东西拖拽过去的,循着血迹前行,到贮藏舱门口就断了,舱门破了一个大洞,血腥味也越来越浓。颤抖着走上前,卡米尔看见了舱内匍匐在地上啃食佩利的雷狮,佩利差不多已经被雷狮撕成两段,满地的碎肉和衣服碎片掺杂着斑斑血迹。卡米尔被满鼻的腥味冲的作呕,正在进食的雷狮听见声响猛的抬头,表情扭曲的看着舱门口的卡米尔,脸上满是佩利的血,嘴边还挂着些许碎肉,卡米尔心跳漏了一拍,下意识的喊道“大哥……”雷狮的身形轻颤了一下,扭曲着身体向卡米尔爬来,表情痛苦的口中低吼着“杀了我!”卡米尔呆愣在原地,跌坐在地上,看着雷狮越来越近的脸,卡米尔闭上眼等待死亡,雷狮突然笑了,从怀里抓出一把糖果说到“生日快乐!”“呃!?”卡米尔突然懵了,只见帕洛斯和佩利从旁边一个隔间推着蛋糕出来,“你们……”卡米尔突然有些恼怒了“玩的过火了。”说着说着,卡米尔有些呜咽,“老大……”佩利扭头看着雷狮,雷狮把脸上的血污擦掉,一把把人搂进怀里,温柔的轻拍着卡米尔的背“不哭了,不是想着成年了给你个不一样的惊喜么。”卡米尔收了情绪,一拳给人砸去“惊喜个屁!”然后转身看着帕洛斯和佩利,“你们两个也是演的非常逼真啊,嗯?”帕洛斯抬头看天吹着口哨,佩利有些尴尬的笑着,雷狮摸摸卡米尔的头,“不演的逼真可瞒不过你。”然后笑了笑“好了,回去吃庆祝吧。”

这次生日丧尸事件之后,卡米尔冷漠了整个雷狮海盗团整整一个月。

@白然老病号
这是给基友的谢文

评论(17)

热度(91)